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速书院 >> 鱼不服 >> 若乃坐观风雨

黑龙刚一上天就觉得不对。

它飞不动……

准确地说, 是风卷着龙在飞。

黑龙拼命地摇首摆尾辨别方向, 却只能勉强保持身体不被风带着旋转往上升。

上方云层雷霆纠缠,下面芦苇荡的茂密植株仿佛是凌乱的麦田,被“水”浇得东倒西歪。

——墨鲤能听到风吹过耳畔的声音,感觉到雨打在每一块鳞片。

难道龙身变成了实体?

黑龙低头一看, 长长的龙尾正好扫过一株榕树的气根, 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

看来龙形依旧灵气构成的虚无之相,可风雨又是怎么回事?

迎面过来的暴雨打得龙几乎睁不开眼睛。

墨鲤艰难地在风里挪移着方向,想要把脑袋换成背风的一面,眼前忽起金芒,顷刻间风雨就变小了。

黑龙下意识地抬眼, 恰好对上了一片片缓缓张开, 迅速“流”过去的金鳞。

“……”

果然胖的话,风是吹不动的。

金龙向上一跃, 墨鲤不由自主地跟上。

“灵气不太对。”

墨鲤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风雨携带的大量灵气跟飞鹤山弥漫在山林各处的灵气搅在一起, 在天地之间形成无形的旋涡。旋涡的力量之强, 甚至可以拽动、拽散龙脉的躯体。

那些所谓“被雨打得睁不开眼睛”, “有雨砸在鳞片上的感觉”统统都是龙形的一部分溃散, 又迅速复原带来的错觉。

黑龙的躯体小,受到的影响大。

金龙就不会了,单只眼睛比池塘都要宽, 左边一部分刚消散, 右边很快又给它补齐了。

瞎不了。

黑龙:“……”

墨鲤不想说话, 墨鲤想回去。

“回不去。”金龙瓮声瓮气地说,“你没觉得哪里不一样吗?”

“怎么说?”黑龙把脑袋塞在金龙的躯体下方,视野才总算不是忽明忽暗。

金龙将身体松松地绕了一圈,为墨鲤挡住更多的风雨,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屋子里没有你的身体,你是忽然消失的。”

孟戚眼睁睁地看着意中人没了,只有衣服缓缓滑落在地。

幸亏是在孟戚面前,别人得吓晕过去。

就是一整套的衣服,里面的人忽然没了——

说这不是闹鬼,都没人信!

“几十年前我在青州也遭遇过一会,那时起了大风,我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就上了天。”金龙叹了口气,随后声音在雷霆轰鸣里若隐若现,“翌日……海上……灵气……驿站……”

普通的雷声没法掩盖龙脉的对话,因为它们发出的不是声音,是存在于意识之中的交流。

这会儿天地间满满的都是灵气,摇晃震荡,严重干扰着龙脉。

孟戚不得不等雷声过去,然后断断续续地说:“直到翌日风停雨歇,我到了海上,那里没有足够的灵气,我以为会回到驿站,结果眼前一黑,直接掉进了海里。”

“是人?”

人形掉进海里可以游,沙鼠就……

孟戚知道墨鲤的言外之意,但他不相信沙鼠会淹死,哼了一声说:“是人,醒来时我在海里飘着,半个时辰就好运气地遇到了一船海寇,抢船砍首领取而代之,又去了海寇聚集的岛上,挑拨离间灭了经常去青州劫掠的最大的两股海寇。”

有本领的人,不,有本领的龙,就算被风卷走都能干出大事。

反正要剿海寇,顺手了。

“我也只遇到过这一次,似乎要风雨极大,那个地方又恰好有灵穴。”孟戚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方才墨鲤说走就走,孟戚都吓了一跳。

紧跟着反应过来,意识到飞鹤山灵气更盛,墨鲤可能抵挡不住风力跟旋涡,急忙跟了上来。

孟戚脱衣服的时候急得把亵衣都撕坏了,顾不上那么多,索性叠了叠就塞在衣物中央,连同腰带衷情剑一起,料想刀客也不会仔细去翻。墨鲤的两柄无锋刀则是干脆塞进药囊底部的夹层,否则不带衣服又不带兵器的,宿笠就得怀疑他们出事了。

匆忙之中只能做到这样,反正不能让两套衣服挂在窗边或者躺在地上,那就太诡异了。

因为不到风停雨止,他们下不来。

而风停雨止的时候,又不知道在多远的地方。

孟戚立刻问:“你变成龙之前在想什么?”

“扬州庐陵郡,宁王的辖地。”墨鲤有些不安。

黑龙在金龙盘绕的狭小范围内绕了一圈,他感到外面的灵气震荡更强了,发愁道:“是我的错。”

“不……当这些无形的旋涡越来越强,即使你什么都不想,也会被它们强行拽过去。”

金龙刚说完,墨鲤就感到一阵狂风把两条龙生生拆开了。

乌云翻卷,雷霆缠身。

隔着密集的雨幕,墨鲤看到下方的山谷、树木飞速掠过。

说得好听点,这是御风而行,其实跟断了线的纸鸢似的。

墨鲤有些狼狈,孟戚也没好到哪里去。

因为身躯越大,遇到的旋涡就越多。

左右上下无穷无尽,孟戚都要被旋涡撞得失去方向了,只能盯着前面黑龙的影子追。

墨鲤偶尔间回头看到金龙的身影,倒是有几分安心,不失散就行。孟戚就要艰难一些,因为黑龙的鳞片在这灰蒙蒙黑压压的天地间有些难以分辨。

不知被旋涡带着在山谷山岭间兜了多少圈,墨鲤忽然听见一声龙吟。

山崖下蹿出了青龙的身影。

“你们去哪里?”飞鹤山龙脉愣愣地问。

金龙带着黑龙一连撞破十几个旋涡,墨鲤忽然感到身上一松。

他能动了。

在天上盘旋了一圈,墨鲤趁着能选择方向,立刻重新让沼泽飞去,结果走了没多远那要命的旋涡又来了。

这次直接把黑龙跟金龙扯到了一处。

青龙疑惑地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其实这种暴风雨,长则十年,短则三年总要来一次。

每一次都会带来大量的灵气,他没有人形,只要沉在灵穴里就不会受到影响。可是人在家中躺,同类在外面乱跑,实在令他迷惑,飞鹤山龙脉只能出来看情况。

地穴的灵气源源不绝,青龙没有被旋涡带走,他琢磨了一阵,觉得这应该是特殊的道别方式。

也有可能是暴雨异象难得一见,黑龙原形为鱼,喜欢天地间尽是水的滋味。

鱼真可爱。

小龙脉真有趣。

青龙伸长了脖子张望,直到雨势转小,也没有再见到墨鲤的身影,只能恋恋不舍地回到了山谷,还是养伤罢。

养好了伤,才能去找那个叫宿笠的人类。

***

三条龙脉都不知道,这是从海上来的风,海里带来的雨。

庞大的云系覆盖陆地,所过之处皆是狂风暴雨。

从扬州到荆州,都在下雨。

飞鹤山的雨这么大,是因为遇到了灵气。

墨鲤发现自己根本回不去,如果任由自己被风卷走,旋涡很快就会又改个方向,结果就是原地转圈。

——这个原地有点大,差不多是飞鹤山的范围。

黑龙逆风而行,有些艰难,却出奇得顺利,遇到的旋涡最少。

不知走了多久,雨是一时大,一时小,灵气却忽然变少了。

他们离开了飞鹤山。

这样从半空中摔下去,会不会死?

墨鲤悚然一惊,就在这时,金龙追上了他。

“往前走,找有水的地方。”孟戚急急道。

还好这是南边,又恰逢暴雨,什么溪流湖泊,要找总是能找到的。

黑龙一边飞一边张望,忽然他发现有点不对。

金龙怎么掉色了?

鳞片没那么亮了,好像缠上了一层黑雾。

“阿鲤?”

孟戚比墨鲤还要吃惊,因为他发现黑龙的形体正在逐渐溃散。

龙爪伸向黑龙,准备将它接在手中。

墨鲤跌在金龙的掌心,紧跟着眼前一黑。

孟戚则是惊恐地看到黑龙消失在了,而一股冰凉熟悉的灵气顺着手掌往下传递。

“轰!”

一道雷光扭曲着划破天际,像是撕裂了苍穹。

百姓惊恐地捂住耳朵,他们从未听过这么响的惊雷,一时间都以为这是天公惩戒恶人。

心里有鬼的人吓得不断念佛,孩童躲进床底哇哇直哭,只有一些胆大的江湖人坐着瞅一眼天色抱怨这雨不寻常,夏日的暴雨往往一会儿就过去了,这都下了大半日,还没个结束的时候。

“是龙王出巡。”开茶馆的老人捋着呼吸,颇有经验地说,“每年到了这时候,海上的龙王就要带着虾兵蟹将,浩浩荡荡的巡逻。这龙跟龙也有不同,出身好身份高比如四海龙王,带的虾兵蟹将就多。雨啊得下三天三夜,靠海那边不结实的屋子能直接被吹走,整个村子一片汪洋,老吓人了。”

江湖人嗤之以鼻,茶馆老者摇头晃脑地说:“今年啊,可能就赶上了东海龙王,他老人家几十年才动一次,最远能走到荆州。往年的龙王就不成气候,也就在海边上转悠巡逻一圈,听说这几年北地雍州大旱,是该他老人家出马了的。”

茶馆小二忙着用砖垒门槛,闻言不忿地说:“您老这话就不对了,瞧这外面积水都快灌进来了,东海龙王还是少出门吧!”

“哎哎,客官且去二楼,这雨不到明天都停不了,楼下迟早要淹。”老者叹了口气,县城没什么,城外的稻田就遭殃了。

几个江湖人不耐烦了,丢下银钱就要出去。

茶馆老者怎么劝他们也不听。

“等龙王踏入咱们县城,雨会更大的,风吹得人站都站不住的。”

“笑话,扬州咱们也来了许多次,还有在这里住了十数年的,就没见过你说的……”

话还没说完,耳边传来一阵尖锐的啸声,像是有鬼在哭。

“这,这是什么?”

“这就是东海龙王的轿辇……”

茶馆老者说了一半,忽然发现那些人仰头看天,一副魂不附体的惊骇模样。

小二手忙脚乱地关上了门,门被吹咣咣直响。

“掌柜的,有龙,刚才云里有龙。”

“我看到了龙爪,金色的。”

“不对,好像是一半金,一半黑。”

“胡扯,黑的是云,那龙就是金色。”

几个江湖人吵成一团,茶馆掌柜跟小二面面相觑。

风卷起的东西不断地砸在墙上,连房子都在摇晃。

茶馆里的人都变了脸色,纷纷寻找能躲避的地方,生怕屋子塌了。

尖啸声一阵接着一阵,雨倒是慢慢变小了,可这情形比刚才下雨的时候更可怕,谁都不敢伸头去看外面到底有没有龙。

***

墨鲤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是城墙一样壮观的巨云。

往下看不到地面,往上隐约能见蔚蓝的天空。

他挣扎了一下,然后发现身体不听使唤。

眼睛余光能看到的躯体竟然不是黑色,他像是跟金龙重叠了,黑鳞下面有金鳞浮出。

这是怎么回事?

墨鲤的清醒只维持了短短一瞬间,很快就重新坠入了黑暗之中,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快要消散了,然后一股熟悉的灵气试探着碰触自己,裹住自己,扶持着自己继续在云层里艰难地穿行。

太京龙脉的灵气很多,多到可以支撑两人的消耗。

黑龙越发无力,金龙不得不用灵气叩开黑龙的鳞片,支撑着黑龙的存在。

黑龙有反应了。

它睁开眼,垂落的龙尾猛地绷直,身躯也随之胀大。

然而瞳中并无神采,空茫的一片。

金龙只能稍微撤出一部分力量,徐徐灌入。

灵气极快地流转着,无形的旋涡再次出现。

两条龙身不由己地被旋涡扯了进去,身形一会出现,一会消失,灵气剧烈地消耗着。

金龙只能将黑龙覆在下面。

源自龙身的灵气不断溃散,然后应和着云墙里的雷霆雨露构成旋涡,旋涡撕扯着云墙,一次比一次更有力。

墨鲤模糊中感到天旋地转,脑中一片空白。

——他们是被风拽上去的,然后困在这片云墙里无法脱离。

当金龙的身形慢慢缩小,直到跟黑龙完全重合时,以此为中心的“惊涛骇浪”终于击溃了云墙,云墙中心那一小块明亮的天空骤然消失,云墙四分五裂。

那间茶馆的门被吹飞了,积水倒灌。

就在屋子快要散架的时候,雨忽然变大,狂风的尖啸声消失,屋子也慢慢不摇晃了。

“掌柜的,龙王的桥辇走了。”茶馆小二被吹了一脸一身的雨水。

老者颤巍巍地爬出来一看,外面依旧是黑漆漆的,等了一阵也不像天晴的样子,顿时欣喜地说:“走了走了,不会回来了。”

※※※※※※※※※※※※※※※※※※※※

上一章竟然忘记了包袱里的胖鼠拨浪鼓,补上补上

——

本文的扬州是汉的划分,区域包括江浙沪闽赣以及皖苏在长江以南的一部分。

————

是台风啊,当然不是龙王出巡

超强台风就是东海龙王,随便下雨降温的台风就是小河小溪的龙王,不成气候的

台风是不可能以人力消灭的……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feisusy.com)鱼不服飞速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飞速书院

猜你喜欢: 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大限将至女剑仙皇后很萌很倾城一剑霜寒魔妃独尊寂静深处有人家穿越魔皇武尊医妃独步天下长命女鱼不服终末之龙雷影娉婷腹黑逆天大小姐前任遍仙界仙途遗祸混元修真录[重生]一不小心捅破天没有来生第一纨绔:暗帝,来战!相见欢王妃又下毒了医统天下:魔尊,怕不怕帝妃惊天爆萌小妖:帝尊大人饶了我极品飞仙
完本推荐: 偷香邪医全文阅读相门庶女:皇的弃妃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智将全文阅读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者全文阅读歼情出击全文阅读我是秦二世全文阅读假戏真做全文阅读小小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小先生全文阅读月光变奏曲全文阅读重生之香途全文阅读降临诸天世界全文阅读星河大帝全文阅读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花都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恐怖片场神级基地重生九零小军嫂极品全能学生凌天战尊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箭魔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攻略极品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花都御医重生之独步江湖超凡黎明极品妖孽至尊绝代名师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黎明之剑没有谁,我惹不起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附身做皇帝重生之大学霸家有悍妻怎么破味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灭世武修九零后天师超级锋暴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飞速书院移动版 - 飞速书院手机站